您现在的位置:始兴县政府门户网站 >> 资讯动态>> 通讯特写 >> 详细内容

相守59载 照顾失明小姑

来源:作者:日期:2017年06月20日
人参与,分享到

 “你放心好了,这么多年了,她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她。就算有一天我到了讨饭的地步,我也会牵着细群的手一起去。”——二嫂陈运娇对丈夫的许诺。 

  “在二嫂没嫁到我家前,那时的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个人能对我好一点,能有一个温暖的家。现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二嫂能长命百岁,一直陪着我。”——小姑彭细群说起眼前的愿景,充满了对二嫂的依恋之情。 

有人说,人世间最深情的陪伴是从青丝到白头的不离不弃。始兴县一对古稀老人,就用59年的生死相依来演绎了这句话。可是,她们的相伴却无关男女之情,而是一种包含了亲情、善良、责任在内的大爱之情。 

那一年,22岁的陈运娇嫁入这个贫困家庭时,第一次与15岁的小姑子彭细群相遇。只见一名双目失明的纤瘦少女,穿着一身不合身的大人穿过的粗布衣,在狭窄黑暗的灶台间伸长着双手小心翼翼、颤颤巍巍地忙活着。 

  当时的陈运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从花样年华到耄耋之年都将与这位盲女相伴。从那一刻起,不管是生活贫穷困窘、还是遭遇婆婆和丈夫逝世的变故,抑或是外出工作的儿女接她去“享福”,陈运娇都没有抛弃完全没有劳动能力的盲女小姑。她无怨无悔与盲女小姑相依相伴,她用59年的时光诠释了中华民族女性身上所凝聚的勤劳、善良、节俭、包容、同情和坚毅特质。  

  初见小姑:有个盲女 灶间摸索忙碌 

  当记者昨日来到始兴县太平镇白石坪村彭屋组时,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正在阴凉处乘凉。听见有客人来访,尽管她的双眼一直紧闭,但圆圆的脸庞上还是笑成了一朵花。脚上穿着一双卡通熊拖鞋的她双手一直无意识地握在一起,既腼腆又紧张,神情十分可爱。直到二嫂陈运娇一声洪亮的声音响起,她才仿佛找到了“定心丸”一般恢复了平静。这位腼腆可爱的老人,便是“盲女小姑”彭细群。 

  回忆起嫁入这个家时的情景,今年已经81岁的陈运娇对半个多世纪前的一切仍历历在目。 

  1958年,陈运娇嫁入彭家,那一天的各种喜庆的场面早已淡化,留在陈运娇脑海中清晰无比的却是初见那个素未谋面的盲女小姑时的情景:“她穿着一身婆婆穿过的粗布衣,身子瘦小、衣服宽大,很不合身,正在灶台上忙碌着给家里人做饭。”尽管身处一片黑暗中,但瘦得皮包骨头的彭细群仍在狭窄的灶台上磕磕碰碰中摸索着,要给全家人煮一锅大米饭。 

“叫二嫂,乖,叫一个……”新婚第二天,丈夫彭开球拉着彭细群逗她玩。但是彭细群奋力逃避,同时倔强地咬紧嘴唇一声不吭。陈运娇剥开一颗糖,塞进小女孩的嘴里,问她:“你吃过吗?”好久,一个怯怯的声音弱弱响起:“没有……”“好不好吃?”“……好吃!”“我这里有好多糖,你叫一声二嫂,这些糖都给你。”于是彭细群大声地叫了一声“二嫂!”于是,她得到了自己有生以来最大一笔“财富”——一只装满糖果的小木箱。 

首套新衣:她的嫁妆 小姑的新衣 

  很快,陈运娇便发现小姑彭细群是这个家中“最不受待见之人”。彭细群未满周岁时,有一天晚上不知原因整夜大哭。第二天,家人们就发现她的眼睛看不见了。双眼失明多年,不能干农活,重一点的家务比如挑水、复杂一点比如炒菜之类的活均无法完成。在当时生活困窘的粤北山区,没有劳动能力不能养活自己,甚至连生活都很难自理的一位盲女,生活处境可想而知。 

  望着经常默默坐在角落不停流泪的彭细群,陈运娇的心在颤抖:“看到她那么可怜的样子,我就想起了我自己。因为我的父母过世比较早,在她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在陈运娇嫁入家里之前,少女彭细群从未有过一件专属自己的衣裳。老母亲穿旧、穿破的衣服缝补一下,便是她仅有的几件衣服之一。 

  陈运娇默默地把自己作为嫁妆带来的一块花布,为彭细群做了一套新衣服。回忆起有生以来第一件新衣服穿在她身上时的情景,一直坐在旁边静静听我们说话的彭细群突然冒出了几句:“邻居们跟我说,‘细妹,你原来很靓啊!’‘是你嫂子结婚呢,还是你结婚啊?’”说着说着,老人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和年纪完全不相称的羞涩之情,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让她心花怒放的花季年龄。 

  尽管看不见,但当时只有15岁的彭细群无疑也有着和同龄人一般的爱美之心。有生以来的第一套新衣服、第一句被人夸奖长得美,成了她自有记忆以来最为开心激动的时刻,牢牢铭记了一生。“新衣服穿在身上都舍不得脱下来!” 

  谁养小姑:彭家分家 小姑跟定二嫂 

  几年后,陈运娇便面临了一次影响自己一生的重大抉择。当彭家兄弟3人都娶妻成家后,便面临了分家的难题。盲女小姑谁来照顾,成了一个“烫手山芋”。 

  “老实说,当时我也不愿意要小姑。”时隔多年,陈运娇还是坦承了自己当时的纠结:“当时生活十分困难,连饭都吃不饱,再加上孩子陆续出生,我们要填饱自己一家人的肚子都十分困难,哪里还有能力再养一个没有劳动能力的人?” 

  当老母亲试探性地问盲女:“你愿意跟哪个哥哥一起过?”彭细群毫不犹豫地说:“我要跟二嫂过!”这句话顿时将陈运娇的纠结打消了大半。而丈夫彭开球则宽慰她:“不要怕,我们有这么多孩子,就算轮流去外面讨饭,我们一家子也饿不死。”望着满脸期待的小姑,陈运娇心软了。 

  因为各种原因,老母亲也和二儿子彭开球一家生活在一起。要赡养一名老人和盲人,让陈运娇遭遇了人生中最困窘的时光。

  生活困窘:幼女没鞋 石灰池取暖受伤 

  1971年,彭开球调往几十公里外的南雄县农机公司,每月有15元的工资。老彭把每个月的工资分成三份,自己留5元,给母亲5元,剩下的5元给陈运娇。 

  陈运娇一共生了6个孩子,挣的工分加上丈夫给的钱早就不够用了,于是年年成为村里的“超支户”“借款户”。每年养的两头大猪,到了过年都被牵到生产队里抵债了。孩子们常常吃不饱饭;连几分钱一根的冰棍在孩子们眼中都是奢侈品。由于孩子多,没有钱给孩子们买鞋,他们成天赤着脚跑来跑去。有一年隆冬,天寒地冻,一个年幼的女儿望着村中热气腾腾的石灰池,竟然赤着脚走进石灰池里取暖,结果把脚严重烧伤。 

  在这段最艰难的日子里,陈运娇一如既往地照顾着小姑,从不让她挨饿受冻。还到处寻医问药给小姑治疗眼疾,遗憾的是,得到的结果均是无法治愈。彭细群自豪地说:“家里所有好吃的,二嫂都交给我管理。每到过年,我的小木箱子一定会有糖。孩子们要吃糖或其他零食,必须由我来分配管理。”此时的她,一扫谦卑的神色,仿如是这个大家庭的“大管家”般神采飞扬。 

  丈夫托付:“你一定不能不管细妹” 

  1978年,彭细群听说瑶村垇有一间政府办的福利院,为了不拖累二嫂一家,她主动提出要去福利院。陈运娇两口子一致反对:“以前那么苦都熬过来了,现在孩子们渐渐长大了,生活马上就会变好,这时候怎么能把你送走呢?” 

  后来,附近村落有人来提亲:“有一个盲人没老婆,要不你们就一起过吧!”彭细群对此充满了恐惧:“大嫂有个亲属也是盲人,嫁出去后天天挨打,我怕会跟她一样。”而陈运娇也充满了担忧:“两公婆都是盲的,这日子怎么过啊?”“大不了穷一点、苦一点,我们一家子少吃一点,还是可以照顾你的啊!” 

  时间如流水般消逝,孩子们一个个长大了,有出息了,纷纷到大城市安家立业。但遗憾的是彭开球退休后没多久便离开了人世。走的时候,老彭还在担忧自己的妹妹,他对妻子说:“你一定不能不管细妹!你不用怕,就算6个孩子都不管你们,你们一个老的,一个盲的,一定会有很多人给饭你们吃……” 

  陈运娇含泪在老伴的耳边轻声说:“你放心好了,这么多年了,她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她。就算有一天我到了讨饭的地步,我也会牵着细群的手一起去。” 

  小姑:二嫂要长命百岁陪着我 

  2008年,彭细群被评上了“五保户”,政府不仅每月发放590多元的生活费,还管穿管住管医还管身后事,按理陈运娇可以搬去城里跟着孩子们享福了。可是几十年的相处,陈运娇知道两个人是再也分不开了:“我担心她在敬老院住不惯。” 

  于是她拒绝了孩子们接到城里住的好意,选择和小姑单独居住在乡下老屋。孩子们没有办法,只好常常抽空回家看望母亲和小姑。 

  姑嫂故事成为当地佳话 

  白石坪村支书黄晓斌说,陈运娇照顾失明小姑一生的故事,在附近村庄已成为佳话。村民们经常拿她们的故事来教育娃娃们要尊老爱幼。而陈运娇59年如一日的身体力行,也深刻影响了自己的6个孩子,对母亲和姑姑都十分孝顺。2位老人在村里生活,子女们凑钱委托其中一位嫁在附近的姐姐每天来家中做饭、照顾她们,让她们衣食无忧。 

  每天,姑嫂二人结伴到村里散步、一起在家听听广播,安享晚年生活。但是今年81岁陈运娇心中却隐隐有些担忧74岁彭细群的未来:“我真的好担心,万一我走了以后,她怎么办?”说到这里,一直说话麻利而果断的她声音哽咽了起来。 

  彭细群沉默了一下,又笑眯眯地开导起了她:“在二嫂没嫁到我家前,那时的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个人对我好一点,能有一个温暖的家。现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二嫂能长命百岁,一直陪着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卜瑜 通讯员吴婷 黄晓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