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  

东湖坪情思


  站在依山傍水的东湖坪村围楼上,极目眺望天际间那远山含黛,重重叠叠,飞花滴翠,直延伸至眼底。夕阳西下,彩霞满天,层林尽染,风光无限。那一望无际有“粤北小粮仓”之称的墨江平原,金黄的稻穗随着沁人肺腑的秋风起伏着,蔚为壮观;那一个村庄就坐落在这块巨大的随着季节变换的金黄色地毯上,点缀着许多绿油油的果蔬,显得多么的生机勃勃,欣欣向荣,而又充满田园诗意;一条哺育着始兴一方热土的墨江河犹如巨龙一般从山涧舞出来,欢腾地奔向远方。那如血夕阳照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恰似那透明的红鱼鳞,墨水宛如一尾跳龙门的巨大鲤鱼,在追逐大海,在彩霞里跳跃,多么的富于动感富于激情……
  高高的围楼下面的村庄,早已是炊烟袅袅,鸡犬相闻;暮归的老牛后面紧跟着小牛犊,悠悠地走在田埂的小路上;脸上写满笑意的人们抛却劳作的疲惫,说说笑笑地归家……一派悠然祥和温馨恬静。
  323线公路越村而过,把一偌大的村庄一分为二。南北二条自然村的沿线一字摆开,建起了许多三、四层高的小洋楼,表现出富裕的新农家风貌。在公路北面的新楼房后面,便是始兴县东湖坪客家民居,一个充满历史积沉和客家文化相结合的富有粤北客家特色的村庄——东湖坪。
  村子很大,屋连着屋,户矮着户。村里人大都姓曾,曾氏宗祠自然而然成为村民红白喜丧,祭祖祈福的重要场所。也是村里的代表建筑之一,神圣而庄严。
  宗祠经历风雨,千百年的兴衰荣辱,早已令她陆离班驳,瓦陈砖旧,半朽的雕梁画栋,仍然显得尊贵而神秘。岁月的磨砺使这些曾经是富丽堂皇,惟我独尊的宗祠民居,变得苍老而有破败,却不失历史的沧桑美,让后人禁不住一番评说一番感叹。那曾经日寇铁蹄践踏过的、曾经名躁一时的九栋十八厅,精美的窗棂木雕,天窗下栩栩如生的图腾,各种各样别具一格的石刻,都披上一曾神秘的意象外衣,勾起人们的好奇心,使人产生许多猜想。那木屐如脚板踏磨滑了的大麻石板,暗示着这村的兴旺发达和昔日的生活节奏,仿佛在诉说着生老病死的无奈与困惑,并昭示着后人。
  无论是东湖坪的宗祠,还是九栋十八厅,无论是高高的围楼,还是普通的民居,总是令人陶醉,令人思绪飞扬。那村庄后面的古烽火台上,仿佛迄今仍旌旗猎猎,战鼓阵阵,烽火台上的乌黑狼烟又随风摇曳;繁茂的劲松,郁郁葱葱,仿佛是持枪的战士,在为美丽、恬静的东湖坪放哨,默默地守护着这一方平安……
  有诗人曾说,东湖坪民俗民居就是一首洋溢着浓郁客家风情的长篇抒情叙事史诗。时而曲径通幽,时而直抒胸臆,时而如溪水潺潺,婉约哀怨,时而似大海汹涌澎湃,气势恢弘。丰富的民俗民情民风积淀为客家文化,尤其是粤北客家人的淳朴、厚道、谦和、任劳任怨、勇于进取开拓的民族习俗与风格,悲壮而感人,喜怒哀乐皆是诗,感人心脾,催人泪下。
  而作家又说,东湖坪是一部充满矛盾斗争,充满神秘悬念的长篇历史巨著。沉甸甸的悲壮故事;沉甸甸的锄头与扁担,开拓出一个充满生机的田园人生。高潮迭起,主角常换。春夏秋冬,风霜雨雪,一代接一代地演绎,终将开拓出一个充满喜悦充满阳光的灿烂日子……
  而画家则说,东湖坪是一幅滚动的画,凝重而又色彩明快,“浓装淡抹总相宜”。古朴质纯而又富于时代感。那山那水那人都有一种诗意;那村那屋那阡陌,还有鸡犬相闻,童趣童真,无不透析出一种美感;历史的沧桑美,古典美和时代的生活美……
  站在高高的围楼上,山那边彩霞满天,村里面惬意无边。真让人诗心大发,“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环顾四周,无一不是自然与人文相结合的优秀作品。村中古井墙上,长满青青的苔藓和凤尾草,展示出默默奉献的内涵。村庄布局因势利导,珍惜每一分土地,十分注重和保护并积极改善生存发展环境,这或许就是最原始的生态意识,最质朴的生态保护。不然,你去问问村中那几百年的古树,去问问天井、水沟、池塘;去问问烽火台,去问问女阴岩……当然,这坐落有致布局合理的客家民居也是最好的历史证人,还有这高高的四方围楼也能诠释。
 


 

附件下载: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智能互动 手机版
微信
始兴发布
图片2 图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