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  

野菊花



        朋友要结婚了,我真的想不出要送她什么礼物。钱对于还没工作的我来说,不是不想送,而是没有。不送吧,也不可能,从小到大的朋友,虽然她再三叮嘱我,人到心到,可我真的是做不到。
        原本是打算给妈妈要的,但无意之中,却用心打造了一份无价之宝,这是朋友得到礼物后说的。我也很开心,朋友说:“也只有这样的礼物,才对得起我们十几年来的交情。”也许是我的礼物太淡了,淡得在这个钞票构筑人的情感世界里,显得珍贵而又与众不同。
        从我家走十分钟,可达丹凤山,一条河穿过这个小城市的心脏,河的岸边,郊区的农民们都种上了蔬菜,偶尔还有几块绿油油的麦苗扫过眼帘。 
        我常常对着一些正在吃草的牛发呆,我要是它们多好,可以随心所欲,亲近那自然生出的花,吃一些新鲜的食物,就让命运也给别人吧。有时候掌握自己很痛苦,自我矛盾的想法总撕裂着自己的身体,没有办法的时候,总说是生活的无奈。
        在朋友结婚日期临近的时候,我一遍又一遍的想着,妈妈能给我提供多少钱,也许为了面子的缘故,担心钱太少。据听来的消息,其它朋友都给她准备得很丰厚,我是她嘴边最常挂起的朋友,也是这么多年来,唯一能够藏在我冷漠里的朋友,我真的恐惧,礼太少,辜负了别人的期望。
        莫名的我就想走进那个土山坡,接近那个小树林,在我心里始终有一种感觉,我会在那里拾起什么东西。当时的脑子里,没有想到和其它有关系,只想意外的拣钱和朋友的结婚礼物有关。 
        奇怪和胆大,都是瞬间产生的。当我终于走进那片树林,静幽幽的有些恐怖,但我就在这同时,品尝着略带死亡的气息。而我的脚下,杂草横生,那些都是没娘的孩子,我对草,都是有怜悯的,可能是从小就知道,林妹妹是一棵草的化身。
        当我把眼睛放开的时候,看到了整个林子里,片片野菊花盛开,我不知道它应该是什么季节开,只知道我是穿着棉袄走进那个林子的,为什么它会开的那么茂盛。一朵朵金黄色的小花,深的,浅的,淡的,浓的,仿佛是一群群清新的小女子,迎面而来。
        我蹲下去,仔细看着,真的很美,好像此刻是个梦境,装饰了我的心情。但转而我又有个念头,我可以把花朵取下来,然后风干,做成香枕,送给朋友,我想,她肯定会喜欢的。我一向就是个说是风就是雨的人,回家就拿回一只奶奶找人编织的竹篮。暗下决心,也幻想着,等自己回去的时候,一竹篮满满的野菊,该是多么美丽。 
        我的手开始摘下第一朵花,前几朵的时候,突然对这些小生命感到心疼,怀想它们是多么的脆弱,我的一只手,可以让它们随时丧命。我忽地感觉自己有点残忍,但随后就没有感觉了,我想,当人对另一种事物进行剥夺的时候,习惯会让自己麻木的。
        我以每天一篮的工作量,很快我家的阳台上就铺满了野菊花,它们的身体也渐渐萎缩,当我弄了八篮的时候,才只够装大半个枕头。就这样,我一直坚持到最后,直到够装一个为止。
        我请妈妈帮我缝好,当我看到自己亲手做的礼物摆在面前的时候,我又想起了最初走进那片林子,野菊盛开的样子,它也许不知道,它的美丽带给它悲惨的命运。而我,一向是单纯的女孩,就这样,让一朵一朵鲜活的生命,从我的指间枯萎。 
        野菊花开,让我心伤一瞬,但最终,还是剥夺了它的权力,换来我另一种快乐。也让我在幸福之后思考,美丽在自己不能掌握的时候,很可能是祸根。
        青春的野菊花,也都是美丽的,有爱护自己的树林,诱惑却成了陷阱,让我们彼此保重,顺其自然的开放。毕竟花可以重来,而人为的很多事情,都是一去不复返的。
附件下载: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智能互动 手机版
微信
始兴发布
图片2 图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