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  

喜 雨

  下雨,有人喜欢,听着雨声睡觉是很浪漫的事;有人不喜欢,下雨有时让人产生抑郁,变得情绪低靡。我特别喜欢一种雨,我称呼她为“喜雨”,我对她有特别的经历和情感。

  “喜雨”不同于人们日常中认知的雨。人们日常中认知的雨分为小雨、中雨、大雨、暴雨、大暴雨、特大暴雨;在各个量级之间还有小到中雨、中到大雨、大到暴雨、大暴雨到特大暴雨等。

  “喜雨”犹如“甘露”,平常不会被人们提起,甚至有的人不知道她的芳名,更少有人知道她的前世今生。但在遭遇干旱之时,也许有些人会想起这种雨,她叫人工增雨。

  对于“喜雨”,我有一段特别的记忆。记得刚从军那年,部队驻扎在西北高原,干旱和缺水让我们苦不堪言。部队规定,取水要定时、用水要定量,没按规定用水就没有水用。如果发现有官兵浪费水资源的现象,就会受到警告和批评教育。

  有的官兵为了节约用水,一盆水一个班的人共用,大家轮流洗脸,再接着轮流洗脚。如果遇到沙尘暴天气,送水车一连几天都无法送到水,官兵们就会面临一个星期不洗脸、不洗脚,洗澡便是一种奢望。

  那时,我就想为什么不实施人工降雨!是不是人工降雨耗资巨大,部队没有那么多经费,还是部队没有这样的专业技术或者专业人才,总之对“喜雨”就是各种猜测。

  有时梦里还会出现“喜雨”,我驾驶着一辆飞机,在浩瀚的西北高原上空孕育“喜雨”,普降甘霖,飞机下的官兵们抬头为我欢呼,牧民张开嘴巴对着天空,大口大口地喝着甘露,牛羊在“喜雨”的滋润下放声歌唱,这么美好的梦境,真希望永远不要醒。

  高原的干旱是残酷的,非人力之所为。为缓解用水困难,部队请来了钻井工程队。经过几个月的施工,在营区附近打了一口70多米深的水井,才微微见到有水,但也只是少量的水,还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官兵们还得过数着水瓢用水的日子。

  水是生命的最初,也是生命的最后。人的生存离不开水,不管是在西北高原,还是我现在生活的南方粤北山区县城,都有干旱的时候,只有尝试过缺水的日子,大家才懂得雨水的珍贵。

  时至今日,我复退安置到广东省始兴县气象局工作后,才知道当年为什么部队不实施人工降雨的原因。其实“喜雨”也不是想有就有的,呼风唤雨只是神话里的故事。

  “喜雨”不是‘变魔术’变来的,气象部门不能无中生有地‘变’出雨来,必须借助于一定的气候条件。比如,要有云,云层太薄、太低都不行;其次,还要有水汽,如果万里无云晴空一片,那就不可能孕育出“喜雨”。

  第一次孕育“喜雨”,是在去年国庆假期。

  广东粤北地区,去年下半年,连续几个月没下雨。太阳像一个大火球烘烤着大地,几条常年蓄水的河床坦露出来,农田裂出了大口子,树木软弱无力地垂下长长的手臂;百草枯黄了,匍伏在滚烫的土石之上,等待着这早来的夭亡。

  为了缓解旱情,粤北气象“兵”早就做好了准备,只欠云层这个东风。终于国庆假期那几天,天空飘来了一些云层。瞄准时机,我们气象“兵”整装待发,早早地就准备好了火箭弹、发射车。观测站24小时不离人,等待条件成熟的那一刻。

  晚上八点多,观测员通报可以出发。随即我们人影作业队立马行动,发射车绕过一道又一道弯弯曲曲的山路,辗转来到了一个水库的堤坝上。坑洼不平的堤坝延绵几百米,从这个山头到另一座山头,这就是指定的人影作业点。

  “我已到达人工影响天气作业点待命,请指导作业。”负责这次人工增雨的是我们业务股谭股长,联系好空管部门后,我们一行四人,就在花生水库堤坝上等候空域作业条件。

  这一等,就等了6个多小时。直到凌晨3点多,才等来了空管部门的电话。得到空管部门的允许后,我们迅速装弹,放线,测试电流等。大家相互配合,很有默契。

  5分钟后,一声巨响划破天际,第一发火箭弹升空、炸裂,我感觉我的耳膜几乎要被震破,头脑嗡嗡作响。还没来得及缓过劲,紧随着第二发、第三发、第四发相继升空。火箭弹发射完毕,就等待着"甘露"的降临。

  “下雨了,下雨了,老公快起来看,真的下雨了。”还在睡梦中的我,一大早就被满脸喜悦的妻子叫醒,顺着打开的窗帘望去,千条万条雨线出现在我眼前。我睡意全无,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喜雨”,听着"喜雨"的歌唱,真是一种最美的享受。

  作为一名气象“兵”,我更懂得“喜雨”来之不易。县里花山水库里的水已接近枯竭,为了能满足人民群众的基本用水,县政府花重金修建了临时用水管道系统,改用墨江河里的水。如果再等不来"喜雨",河道里的水估计也维持不久。

  这次"喜雨"的降临,不光是我们县气象人影作业队,还有其他县也都在同时作业,在整个粤北地区气象队伍的共同努力下,粤北地区迎来了普遍的降雨,总算是缓解了旱情。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孕育"喜雨"是在夜晚,白天岂不更好。其实是有原因的,如今航空发达,发射气象火箭、炮弹等,安全系数至关重要,不仅不能与机场出来的飞机相撞,还要避免掉下来的飞弹砸到高楼和屋顶。所以每次的孕育"喜雨",都要向多部门提交申请,得到批准之后才能进行。而夜晚航空运输相对较少,夜晚作业相对安全可靠。

  "喜雨"还有很多孪生兄妹。人工影响天气不仅仅只有人工增雨,还有人工防雹、人工消云、人工消雾、人工防霜、人工削弱风暴和人工抑制雷电等,只不过开展得最多的是人工增雨。

  到现在,我已经参与了六次“喜雨”行动,我深深地感受到她的珍贵,她经过我们气象“战士”的孕育,总是会在生命垂危之际出世,“喜雨”之雨,滴滴贵如油,润物细无声。“喜雨”让奄奄一息的生命重新焕发,让碧草变得更绿,让花儿竞相开放,让大树挺拔茁壮,让人民群众更加欢乐幸福。

  欲知一雨惬群情,听取溪流动地声。风乱万畴青锦褥,云摩千嶂翠瑶屏。行人隔水遥相语,立鹭摧枝忽自惊。岁岁只愁炊与酿,今愁无甑更无瓶。

  这首《喜雨》,是南朝诗人杨万里的七言律诗,最能表达我对"喜雨"的情感,她因我们气象"兵"而生,神州大地,万生万物因她而更加绚丽多彩。

附件下载: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智能互动 手机版
微信
oa办公 始兴发布
图片2 图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