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  

革命老区始兴县:一家三代从军 两人成为烈士

今年的9月30日,我国首个革命烈士纪念日。近日,记者获悉,在始兴县顿岗镇七北村,有一个光荣之家,祖孙三代先后4人参军,其中2人在解放战争和对越自卫还击战中光荣牺牲。

日前,记者来到这个光荣之家——何观生老人的家中,去了解这个老人和他家族背后“红色基因”代代相传的故事。

车子在村道上行驶了十多分钟,来到了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老人的房子还是50年代的泥砖房,挨着祠堂,显得颇为陈旧,门楣上 “光荣之家”的红色牌子格外耀眼。走进屋子,一眼就能看到墙上挂着的一个年轻军人的遗照。家里摆设很简陋,最值钱的也就是一台22寸的液晶电视,但房子收拾得很整齐。

何观生老人今年已经86岁了,和身体残疾的大儿子生活在一起,其他儿女也经常过来看望他,帮忙做些家务。老人身体硬朗,精神矍铄,回忆起以前当兵时候的事,老人显得很兴奋,说到激动处,老人干脆站起来给我们比划。

老人告诉我们,他的父亲何世昌在1944年参加革命,担任北江二支队联络员。1947年10月,何世昌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幸被国民党反动派捕获,并被残忍杀害于始兴县城。

父亲牺牲时,何观生才17岁。擦去失父之痛的泪水,何观生化名何雄参加了粤赣湘边游击队第五支队,誓要为父报仇。此后的三年里,何观生随游击队辗转于澄江、南雄、江西这片革命热土与敌周旋,先后参与了十多次大小战斗。

“第一次上战场还有点害怕,后面就是越战越勇了老人思维清晰,说起战场上的事是滔滔不绝。

在始兴县志上有记载,1948年1月,国民党第69军和自卫队共800多人携多门迫击炮及几十挺机枪进剿澄江,随后进攻五巴其,依仗优良的武器装备强攻硬打,气焰十分嚣张。何观生所在的粤赣湘边游击队第五支队参与了这场激烈的五巴其阻击战。五支队控制五巴其各处据高点,采取合兵近打战术,居高临下阻击敌人,一次又一次打退了强敌的疯狂进攻。激烈的战斗从上午持续到黄昏,游击队才撤出战地,安全转移。

“战斗中子弹呼呼地从身边飞过,有一颗子弹与还我的鞋擦边,差点打中我的脚。这次战斗中1名游击队员牺牲,6名队员负伤。而国民党军将澄江墟内的棺材全部抢光,用于掩埋尸体。老人伸出他的右手给我们看,只见尾指断了一截,中指和食指都变形了。“那是敌人的刺刀弄的,中指和食指是后来给接回去了。”

何观生说,自己是幸运的,看到了全国的解放和新中国的建立,而有的战友却永远长眠于为之献身的土地上。

1948年底,何观生所在部队转驻革命根据地小水山,经队领导批准,决定将何观生留在当地转入地下工作,负责交通站和接待过往同志等,一直到全国解放。

 1949年,解放战争胜利,退役后的何观生在家乡开始了农耕生活。过了几年,组织上考虑到何观生在革命中的贡献,准备调他到韶关工作,但何观生出人意料地拒绝了。

那时候何观生考虑到父亲已牺牲,弟弟过继到了三叔家,妹妹又早早地外嫁了,如果他走了,谁照顾家里的老母亲?思来想去,何观生决定继续留在家中。

也许旁人难以体会到,在经历了战火的残酷洗礼之后,何观生最渴望的就是回到普通人的生活,拥有一个和平安稳的家。

就这样,何观生在农村娶妻生子,侍奉母亲。

谈起家庭情况,老人指着墙壁上一幅黑白的年轻军人遗照,叹了口气,说:“这就是我的二儿子何锦云,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牺牲了,他走的时候才24岁啊。”老人低下头了,从口袋拿出自己的卷烟,点上火默默地抽起来。

老人回忆说,1976年,儿子何锦云接过父辈的枪,在广西五三部队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1979年2月17日,中越战争爆发,何锦云所属部队开赴前线,在广西中越边境一带参与作战。自卫击战爆发后的第10天,传来了噩耗,何锦云在战争中牺牲了。

经历了年轻丧父后,老年丧子的痛苦又降落在何观生头上。

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就在儿子牺牲的几个月后,何观生又将女儿何衍球送去当兵,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广西玉林部队服役三年,直到1982年冬退伍。

三代人出了两名烈士,是光荣,也是疼痛。“老人家,你后悔吗?”何观生老人将长长的烟灰弹落在地,摇摇头:“当兵就是保家卫国,上战场就有牺牲,他上战场的时候我就抱着有去无回的心态了。”

这就是一位英雄的儿子、一位伟大的父亲、一位普通军人的家国情怀!

据村干部介绍,现在老人每个月能领到2000多元的抚恤金,每年建军节、春节等节日期间,政府和相关部门都会到何观生家进行探访和慰问。 

现在何观生老人膝下儿孙成群,7个儿女为他来带了5个孙女、4个孙子,前两年他还添了个曾孙。今年8月镇上征兵,老人的孙子何倩淋也去了报名,只可惜体重不够没能入选,但我们相信,这个家族的“红色基因”必定会代代相传下去。

附件下载: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智能互动 手机版
微信
oa办公 始兴发布
图片2 图片1